关灯
护眼
字体:

完结感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又到了和大家说“再见”的时候。

每逢一部作品完结,总归特别伤感,仿佛即将和朝夕相处了数年的同窗好友天南海北,各奔前程。

而每次写到结尾时,无论多想善始善终,面面俱到,始终会留下这样那样的遗憾。

更别提,这次的不舍和遗憾,似乎格外多些。

正好借此机会,和大家多聊两句,关于《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的创作历程,以及“理想状态下”,这部作品的本来面目——希望多少能弥补,老牛在正文中的不足。

最初想到创作这样一部“城市穿越”题材的作品,还是三年半前,二零二零年的二三月份。

当时,也是受到一些人和一些事的冲击、震撼、鼓舞,使得老牛坚定了这样一个信念——那就是,只要一座“英雄之城”里的所有人,都能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话,什么困难都难不住我们。

就算穿越到了星海彼岸的异界,就算要面对再多的妖魔鬼怪和艰难困苦,我们都能披荆斩棘,勇往直前,直到最终胜利,至少是在一场轰轰烈烈的决战中,绽放出最灿烂的光芒!

秉持这点初心,最初一年的创作还算顺利。

成绩虽然不如《修真四万年》,但比起前一部《灵气逼人》,算是有了较大幅度的回升,倘若就这样一以贯之、驾轻就熟地写下去,保持一定的更新节奏和数量,不说再创辉煌,养家糊口是绝对没问题的。

但是,凡事就怕但是。

但是,人是会变的。

人的思想如摇曳的火光,时时刻刻都在发生毫无规律且惊心动魄的变化。

昨日之我非今日之我,更非明日之我。

事实上,作为超过五百万字的超长篇网络,创作周期往往长达两到三年甚至更久,如此漫长的周期,身体、工作、家庭,外界大环境……各种干扰因素实在太多太多,改变才是常态,矢志不渝,反而变成了一种幸运甚至奇迹。

写《修真四万年》的那三年,老牛很幸运。

无论生理还是心理还是周遭的小环境和大环境,都没发生太大的改变,令我能将一颗滚烫的初心,熊熊燃烧到了最后一刻。

写《地球人实在太凶猛了》的三年,老牛没那么幸运,很遗憾地没有守住自己的初心。

我不再相信。

至少是不再100%地相信。

我不再相信一座城市里的所有人,仅仅因为彼此同为“人类”的身份,就能团结一致,众志成城。

我不再相信所有英雄都能在绝对的力量或者比力量更可怕的诱惑面前,矢志不渝,死而后已。

我不再相信存在什么“完美答案”,能够解决一切难题,拯救城市乃至整个文明。

我不再,不再全心全意,毫无保留,彻头彻尾地相信人类。

不,我从未对人类以及文明失望。

恰恰相反,我从未如今天这样,想要赞美人类文明,以及人类文明中最闪耀的群星——那些大公无私、勇往直前、聪明绝顶的英雄们的伟大。

正如我在正文中所说,仅仅几十万年前,我们的祖先还是一群尚未褪干净毛发的猿猴。

今天,他们的后裔已经能将重达数吨的精密人造物送上太空,送出我们的恒星——那颗硕大无朋,几乎创造了一切的太阳的掌控。

这是何等的奇迹,这是何等的鼓舞!

只不过,万物都有极限。

从猿猴进化而来的人类,几乎周身每一颗细胞,都只是为了在地球——这颗被厚实绵密的大气层紧紧包裹住,风平浪静的小泥丸上生存而设计的。

当我们逐渐挣脱地心引力,试图朝着星海深处进军,我们这副由三叶虫到恐龙到猿猴,一路跌跌撞撞进化过来的血肉之躯,还能经得住考验吗,它的极限,究竟在哪里呢?

倘若,地球就是它的极限。

倘若,人类文明的下一阶段进化,意味着我们必须摒弃这具臃肿、陈旧、冗余、将就的躯壳,乃至摒弃基于这具躯壳设计的一切法律道德和社会运转逻辑,变得面目全非,变得畸形扭曲,变得不再是人类——正如最初登陆的鱼儿,为了更好地生存下去,也不得不和海洋中的同类划清界限,变得判若两鱼。

倘若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座由旧人类组成的,充斥着旧道德、旧法律和旧式英雄的旧城市,怎么可能在星海彼岸的新世界生存下去,甚至百战不殆,笑到最后呢?

这种想法,当然荒谬绝伦。

但它却像是裹满了黏液的毒蛇,死死盘踞在我的脑域深处,挥之不去。

换做另一个作者——另一个更加专业和成熟的作者,或许可以不介意这点自寻烦恼的小事。

作者的想法,何必非要和作品表达的主题相一致呢?现实中蝇营狗苟,下笔时大义凛然,或者相反,岂不是创作的常态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