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0.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甲一觉得,王爷如今这个情况,还要隐瞒王妃,等将来王妃知道了这个情况,两人也不知道该怎么闹别扭呢。

木桶里的水换了三次,才终于不见血色。

“甲一,扶我出去吧。”木桶里坐着的萧珩声音沙哑,有些无力。

甲一闻言,立刻唤了人进来,和他一起,搀扶着萧珩从浴桶里出来。

萧珩道:“战场上,刀枪无眼,更何况我这伤,军医不是说了,等过段时间就好了么?”

“别怕王妃知道,她心里也是有数的。”

甲一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若是真的没事,又何必瞒着王妃,让西祁女王一定要将王妃留下?

不还是怕王妃心疼么?

可他也不想想,将来王妃知道,还不是一样心疼?

梳洗完毕,甲一推了木轮椅过来,将萧珩搀扶上去,推着出了大帐。

正巧,有个士兵过来禀报:

“王爷,北疆的汗王乌勒布已经到了,还有南疆那边派来的使者……”

萧珩点头,示意甲一将他推往议事的偏帐去。

还没进到大帐,就听到里面有人在叫嚣着。

“你们这些汉人蛮子,要杀就杀,竟然敢如此的折辱于我……”

萧珩低低地笑了一声,进得帐内,就见到一个被五花大绑的人,正压着跪在地上,嘴里叽里咕噜地用不熟练的汉语叫嚣着。

“两方打战,一方输了,逃跑时被擒,这怎么叫折辱?要说折辱,你逃得时候不就已经是折辱了么?”

乌勒布被萧珩这一句话给揭得面子里子都不剩,顿时大喊道,

“够了!你们大周说得什么和平相处,可现在做得都是些什么?杀了我们那么多部落的人,我们一定不会就此就算了的……”

萧珩笑笑,

“和平相处难道就是我们大周的百姓不用抵抗,任你们哪天兴致来了,粮草缺了,就来劫掠一番,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么?”

“我们百姓辛苦种出来的粮食让你们掠夺而去,我们百姓的性命,任你们绞杀……”

“哪里有这样的?和平相处?”

“为了我们的百姓,我们只能想些法子了……”

乌勒布原本高昂的头颅,在萧珩的一句一句砸下来后,慢慢地低了下去。

良久,垂头丧气的乌勒布被将领给押了下去。

帐内看他笑话的将领,这会也都散了。

甲一推着萧珩准备往寝帐而去,这一天下来,萧珩的伤早就受不住了。

“甲一,我还有些公务,你先退下吧。”

甲一心里哽得难受,主子的公务早就处理完毕,这会留下借口处理公务还能是为什么?

他放开手,慢慢地朝外走去,走时他回头望了一样萧珩,那是一种极为落寞的状态,咫尺外就让人心酸。

走到门边,才刚要掀帘子,甲一就听到外头的喧哗。

那隐约传来的声音,让甲一脸色一下子变了。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