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231.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那声音……

甲一惊愕,这声音怎么那么像……

不可能呀!这绝对不可能。

王爷为了不让王妃知道他受伤了,早就传信给女王让她拦住王妃。

就连十一那里,防止他藏不住消息,都瞒了下来。

萧珩却仿佛听到一声惊雷般,脸色刷的一下就变了。

不用甲一去掀帘子,门帘被人一扯,一甩。

门前站在一个人。一身风雪,不知是冷的还是什么,身子微微颤抖。

甲一看看门边,又回身去看看身后轮椅上的人,不知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脸扭曲着。

阿琅里头黑色的衣裳,外头披着红披风,头发高高束着,像是经过千里奔袭,妆发有些凌乱,满身风尘。

逆着光站在那里,可萧珩还是能看清楚她的面容。

鼻头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只见她一下大步朝前走,越走越快,后面几步已经变成跑的。

萧珩想要逃跑,他的双手紧紧地抓着轮椅的扶手,指节太过用力微微发白。

阿琅只想快点到萧珩的面前,仔细地看着他。

从西祁到大周的边城,千里路她都赶了过来。

只是,那千里路都没有她脚下这条路漫长。

漫长得仿佛没有了尽头。

门帘被阿琅给扯到一边,门外的风呼啸着往里面刮。

厉害得要把人骨头都冻僵了。

她的心却从没有过的滚烫。

哪怕萧珩坐在轮椅上,没有了往日的高大。

形容狼狈。

他依然如同高挂在天空的皓月,烈日。

闪闪发光。

阿琅几乎是用冲得,直冲到了萧珩的跟前。

很近,很近了。

她能清楚地听到萧珩的呼吸变得粗乱。

好像一团木头,僵硬地坐在那里。

一动不动。

良久,良久,久到空气都凝滞了。

阿琅眼泪扑簌簌地落下,扑在萧珩的腿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