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章 天帝之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是啊,为什么呢?”

“或许,是因为慈悲吧。”

姬象叹息一声,双眼之中蕴含着幽远深邃的色彩,映照出这位太上的存在。

“都是走到了世间极尽的人,却因为一个两个的事情,而争斗到不死不休,虽然我也不愿意退让,甚至乐于争斗,但这不代表我没有慈悲。”

“况且,你的路与法,对我继续前行有着莫大的作用,在方才的法术之中,我已经窥探到你全部的念与衍化的象,你在我眼中已经没有秘密可言,而我的道也会走的更加宽广,这次的慈悲,就算是我给你的报答吧。”

在方才的万象世界之中,太上为了挣脱而不断的补全太上法门,同时衍化万象万念,且无穷无尽的延伸,而这一切都被姬象在‘一间’之内获取,虽然未曾全部吸收,但那些映照下来的景色已经亘古不磨,而那些感悟也随着万象回归姬象自身,而封存在心念之内。

乃至于,姬象现在,都可以再造一份类似的“太上之法”,而这,就是从太上无败这里获取来的。

太上明白了姬象的意思,但他顿时感觉到无比的愤怒。

“这是在怜悯我吗!”

“作为走到世间极尽的强者,还需要另外的强者来怜悯吗?”

姬象:“你只是一个借体诞生的新念,不是原本的嘉靖皇帝,对于你来说。世间还有很多的景与象可以去探寻,不必死在这里,成为‘绝景’。”

“而你的认知,太少,太少了点。”

太上的目光窥视向极远处,那里空荡荡,但就在一间之前,那里还有着化为绝景的古先生。

太上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那股愤怒没有降低,反而勐的窜高了起来:

“你想要给我怜悯,号为慈悲?”

“此乃施舍,非慈悲也!”

他话语落下,身上爆发出无尽光彩,一道法化为具体的象,从他的躯体之中迸裂而出!太上将自己的心口撕开,三清合流所诞生的光辉包裹着太上之法而飞出,而太上的念在这一刻消散了。

“我的念不足以承载我的道与法,你赢了,你才是太上!”

太上散去,姬象愕然的看着这一幕,虽然此刻,自己可以动用方才获取的那些万象,立刻把太上恢复回来,但是姬象没有这么做。

就只是看着太上的念消失,而伴随着太上之法落在自己手中之后,嘉靖皇帝的念也回归了。

他迷茫万分,不知道方才发生了什么,被太上之念所压制,而如今,太上之光就在眼前,嘉靖皇帝一时之间怔怔望着,随后欣喜若狂。

但立刻,他就看到了那法在谁的手中。

“北极?你怎么在这里?这里....这里?!”

嘉靖皇帝刚皱起眉头,警惕万分,却才姗姗迟迟的发现周围的环境。

古先生不在了,百道也不复存在,光阴都消失了。

周围空空荡荡,无虚无实。

不,光阴还是存在的,嘉靖皇帝眯起眼睛,看到在姬象身后极远的,那大致是极远的地方,有一片大光阴显化。

新世光阴!

光阴演变以及之前的乱战,已经彻底结束了!

嘉靖皇帝的心脏砰砰直跳,他的念都在向着周围散发出去。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确认了太上之念的消亡,以及人道法界的失去,但这都没有关系。

“北极真人....,不,师兄?那是新光阴?”

“太上之法在你手中,那....太上已被师兄所斩?”

嘉靖皇帝的称呼变化,引得姬象瞬间失笑。

师兄?

当年嘉靖皇帝的化身雷轩老人,在第一次与自己相见时,因自己假称汉仙,雷轩便以师兄称之,这本是道教之内对于年长修士的尊称,并不需要是同门。

而称呼的变化,也反映着另外一人对己身的态度。

嘉靖皇帝野心勃勃,现在一切的敌人都已经消失,虽然不太明白现在的状况,但失踪的姬象重新出现,并且将事情平定下来,也就意味着旧光阴内的一切也应该都落幕了。

自己失去了三清合流的力量,太上之法也失去,但嘉靖皇帝却长出了一口气,因为他所拥有的太上之路是残缺的,自己的修为不足以至于被太上之念几乎夺舍,这条路起码现在的自己还走不通。

哪怕是以天道真境之身,也具备如此巨大风险,嘉靖皇帝决定,暂时放下此事,先去新光阴。

是的,抛开已经不可收回的太上之路,超越光阴极尽也成为奢望。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也就只有前往新光阴之中了。

而那些天心境的强者,他们此时应该还没有抵达新光阴,他们必须要靠着人间的天命者作为舟船才能横渡到下个时代,就如同逃难的难民一样可怜无助。

而对于已经达到天道真境的自己来说,建立一个前所未有的仙道王朝,已经是可以预见的事情了。

嘉靖皇帝看着姬象,当然知晓眼前的首要任务,就是将姬象忽悠到自己这边。

“人道的法界在师兄身上?”

“是,你要夺回去吗?”姬象故意反问。

嘉靖皇帝打个哈哈:“师兄说笑了,师弟没有这个心思。将人间炼为法界,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毕竟古先生那种大敌,哪怕我已达到天道真境,也难以应对。”

姬象冷笑:“你攻打地府在先,先杀太极,又攻元皇,是你勐打地府,破太虚宝器,才使元皇召古先生下降,怎么说的好像你把人间作为法宝,是专门为了对付古先生一样?”

嘉靖皇帝也笑:“师兄!这话说的没有意义!我不打地府,难道师兄不打?师兄与元皇不战,不过是暂时之事而已,地府损害人间多次,师兄本就要攻打地府,我不过是代劳而已,师兄何必大动肝火?”

“如今地府已被讨伐,十八地狱也同样不复存在。阿鼻地狱远去不知所踪,阴世重衍为阴象,正可重整太阴。”

“再说古先生!若是师兄前去攻伐地府,元皇到了紧要关头同样会召下古先生。”

“再说了,把人道炼为法界,万千众生尽在一象之中,以师兄之能,前往新光阴,将此中众生解放,等于再活一世,岂不美哉。”

姬象脸上笑意不减,仿佛真被说动:“你说的,似乎也有些道理,地府确实是要讨伐,元皇也未曾死去,如今古先生‘不复存在’,太上也被我所灭,人道法界已经夺回,确实是应该前往新光阴中了。”

嘉靖皇帝目光一动,连忙道:

“过去,在我明代人间,流传许多话本。其中频频提及一处虚构势力,上统九天下摄十地,东缚生神西斩恶鬼,北统仙道南封诸神,操弄风雨雷电,摩弄阴阳星斗,领大地山河,坐镇天地中央,居其中枢,照顾一切世间.....”

姬象打断他的话,直接了当:“看来,你想立‘天庭’吗?”

“然也!”

嘉靖皇帝兴奋起来,试图说服姬象:

“现在旧光阴落幕,正应该重整阴阳大象,新光阴之中,不再有人间王朝,而是设立天庭,巡掌天下一切诸象,天地神人鬼,蠃鳞毛羽昆,皆在其列!”

姬象故作好奇的询问:“那若是真立天庭,我为何位?”

“三清在天帝之上,你要我作三清,还是作天帝?”

“三清地位在天帝之上,却依旧是天帝名义上的臣下,你如何分配?”

如此直白,到时让嘉靖皇帝吃了一颗定心丸,他立刻滔滔不绝起来:

“师兄功参造化,当然是作三清。三清并非天帝臣下,而是在天帝之上,犹如神上之神,地位尊崇不可企及,况且师兄已经三清合流,正合了三清之名。”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