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二章 因与果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是来自三大劫之前的劫难,将世间的事象都沦坏受苦,无始无终。」

「大日如来,我用这无始旷劫送你入灭,将你毁在这沦坏之苦的妄境之中永不拔离。」

秽迹金刚将这些扭曲的事象,沦坏的诸象,尽数投在因果洪流之中,使得这片超出光阴又无物不映的清净之地开始变得浑浊污秽。

大日如来双手合十,看破了此次劫难的根源:

「世间找不到在佛法之中证见因果洪流,于是可与佛祖平齐的人,故而秽迹本来要杀的人,其实是佛祖。」

只是如今佛祖在缘起处,那比起因果洪流还要莫名,连证去的方法都不为世人所晓,而自己,与秽迹金刚,则有一因之难的牵扯。

因为这一因之难,自己使秽迹终不能证本初。

但也因为这一因之难,秽迹金刚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东西。

当初,北极真人掌握金刚印,一旦北极真人证得佛法,则本初之位立时显化,因为对方是显化于世的玉清修士,金刚是借助对方身上的元始之性方得以照见本初。

持金刚印者为其迹身。

北极证悟什么佛法,金刚便得到什么佛法,北极知晓什么佛理,金刚便明悟什么佛理,这一切都是为了借元始照本初。

但北极没有证佛,乃至于照见因果洪流,因为北极最后借未来身参悟大罗而入天心,后面的事情......

是自己证了,证入了因果洪流,而秽迹金刚印被转移到青羊身上,他也是玉清之物,是玉清邪物,具备元始之性。

「然也!我本不想杀你,也不想杀北极,只是如今,玉清强者厮杀连旧光阴都磨灭了,而你却证入了因果洪流,得到了成就本初的资格。」

「我照不见佛祖,而你与我关系又如此紧密,你说,我能不害你吗?」

秽迹金刚的声音之中满是可惜:

「面对了到达你这种层次的存在,就像是面对佛祖一般,是一门大道之中走到了绝巅的存在,我这种天心强者,在你的面前并不能翻起什么风浪,可惜,我掌握了无始旷劫,也得到了不存在于这个世间的法。」

「说反了。你得到了妄境之法,所以才能衍化无始旷劫。」

十二玉清的声音紧随其后:「但妄境之法也同样不是你能运用自如的,正如你自己所说的一样,你也只是个天心而已!」

「没有了岁月光阴,过去未来,连天道都不复存在,天心还有什么用处!」

旧光阴已经彻底封绝,新光阴之中没有旧天心的位置,那一片所有映照他们痕迹的过去未来都已经不存在,即使因果洪流之中还有记述,但这些只是「因与果」而已。

因代表过去果代表未来,但它们只是象征着事情的起始与结局,这中间发展的一切过程固然也可以用因果继续记述,但没有过去未来的力量,它们就不能组成光阴,还需要缘法将它们互相串联起来。

四象不全,就意味着道不存续,那么依靠旧光阴完整四象而无所不能的天心,在因果洪流之中也就不再具备扭转过去映照未来的神力。

「如果我不能成功,则化为妄境之象,成为妄想中的产物,不再于真实光阴中出现,连因果之内的痕迹都无法留下。我对此早有觉悟。」

秽迹金刚语气很平澹:「这是明知不可为而却又偏要为之的时候。」

大日如来与十二玉清都沉默了一下。

旧光阴封绝,新光阴又拒绝他的进入,为了本初的力量而追到这里,不惜化为承载无始旷劫的容器,已经没有回头的方法,一个天心境,在这种时候,已经无路可退。

「天心啊,果然是错误的路啊,在旧光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