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五百二十六章 在象帝之先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也就是说,所有的旧光阴,本来也都可以避免出现破灭的情况,是因为你投下了玉清。”“看来,玉清也不过是元始之路中的某条道路,竟然是你传下来的。而后面的大象之主,都是出身玉清,他们的根源之象,就有一部分在你的身上。”

不死仙影发出轰鸣震动的声音:“不必担心,这些象已经被我融合,浑然一体,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他们在升玄的时候,那根源已经断绝,所以他们才能升玄,我不同化他们,也是因为那时候的我没有余力去同化且控制他们。”

“大象之主很难控制,当然,如果被他们在升玄之前,就发现了还有一份根源存在,他们也能自己斩去....能够斩去根源,自主升玄。”

“我只是借助他们的这部分象,来让我接近玄象,我每次多得到一尊大象之主的‘余象’,就会更接近玄象一分。”

“我没有料到的事情是,你居然被玄象接纳。”

“主动召下玄象,这在过去的大象之主中,都没有出现过的事情,这证明你悟到了万物之先,踏足了和我一个层次....不,就结果而言,你已经‘显明真道之体’,在这个层次内,比曾经的我,走的还要远。”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你没有被浑然花拖入妄境,你没有疯癫,反而更进一步。但这同样意味着,你,具备了我所缺失的一部分东西,你是特殊的!”

不死仙影说到这里,话语中的嫉妒之意已经十分浓烈。

“或许,玉清之路,最后所等待的人,就是你。你,是补全我的东西,你,已经在玄象之内映照己身轮廓。只要将你同化,我就能达成亘古之前未曾达成的心愿。”

不死仙影这样说着,而姬象没有过多的话语,只是做出了行动来进行回应。

下一刻,玄象转动,深邃幽远的景色扩大,无始无终没有边际,姬象的气息完全消失,只剩下那映照在玄象之中的轮廓。

不死仙影怔住了,他试图做出回应,伴随着他那股浑然之力的升起,无数曾经被他“引导过”的大象之主的余象被他放出。

这些大象之主的虚形互相扭曲融合,每一尊都有转动森罗万象的伟岸力量。

“这是世间无数的象凝聚出的至高实体,只要没有抵达天上之天,都对此无可奈何,只能被这无数的大象之主碾碎同化。”

“你也曾经是玉清修士,而我也是你的根源,即使你现在斩去这段根源,可我也已经获取了你的一部分余象。你能用无始无终天尊的圣号获取我的浑然之力,我现在也可以用你的无始无终之力反过来将你吞下。”

“不论你逃到哪里,哪怕你进入玄象,现在的我,也可以跟着你,一起进入玄象之中了!”

不死仙影的身上也散发出幽远的景象,那是虚景,就如他之前所说,他对于自己的定位,仿佛就是玄象的倒影,借助姬象的无

始无终之力,以及无数大象之主的余象,他现在也终于破茧成蝶,可以进入到玄象之中了。

但姬象接下来的声音清晰下降:

“这并不是逃。”

“这是清算。”

姬象得到了玄德,是与万物同返真朴的一种层次,与不死仙影的浑然互相呼应,也是本质相同但显化的“事象”却不同的两种力量。

而倒映玄象,姬象彻底进入玄象的深处,达到了不同于无象境的另外一种境界。

元始之路,确实有很多。

“象帝!你要返回真朴,将一切舍弃在无始之前。”

姬象喊出了一道名字,那不死仙影顿时颤动起来,那名字似乎有某种镇压之力,唤起了不死仙影身躯中的久远根源。

那股不受控制的变化,让不死仙影大为震惊,他也施展出无始无终之力,试图将那股变化压制到无穷尽的过去或者未来,但不管他怎么压制,那股联系依旧存在,从无始无终的久远时代一直与他纠缠。

精气,他感觉自己仿佛在变回一股精气,浑然之力都在摇晃,那些大象之主的扭曲余象也开始互相撕裂,仿佛他的浑然之力正在崩解,无法继续维系这些大象之主的余象。

“我不需要返回真朴,不论你为何突然得知了我的名号!我的意愿本就是来到诸象之先,只有这样才能摆脱我的根源!”

“想要摆脱根源,只有重回真朴这一条路,清算掉你所留下的一切恩惠与灾劫,将你重新化生为一口澹然精气,你从那精气之中再度回朔,斩掉自己的根源。”

姬象的语气带着一点怜悯:“没有其他的办法,你在这条路上走到极致,即使你将玄象吞下同化,浑然一体,你也只能走这条路。”

“你的意志与念,都会消失,新的你,重头再来,但那时候的你,就不是现在的你了。”

就如同太上之念夺舍了嘉靖一样,前路确实存在,但不死仙影还不足以与玄象抗衡,所以会即使同化玄象,最后也会失去自己的念。

“你不过是一个大象之主,得到了玄象垂青,便能妄言前路,大谈天数!”

“我等待了这么久,你和我说,想要斩断,就要重新来过,一切都是一场大空,谁也不能接受,哪怕他是真的,更何况,我也可以与玄象相接,只要同化了你,借无始无终之念长久开悟,未必没有前路!”

姬象笑了:“作为求道者,我同情你,不能断绝自己的根源而被束缚,相比之下,断绝了根源的我,乃至于其他的大象之主,都应该为此而感到庆幸,不论我们是被天上之天垂青,还是被玄象看中,亦或是各有机缘,我们走到了这一步。”

“但同样作为求道者,你要杀我开辟你自己的前路,我同样不能同意。”

“因为我也有前路。世间的道理无非就是如此,不能因为你是坚定的求道者而我自愿为你牺牲,这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但我依旧同情你,所以在我将你清算之后,我会将你的精气再次回朔,为你开道。”

“你是玉清的开创者,而我是玉清之路的终结者,你是诸象之帝,与万象都浑然一体,而我已破大象,并非升玄,而是归玄,则入‘与道玄同’之境.....”

“更在象帝之先。”

〔请不要转码阅读(类似百度)会丢失内容〕

.最近转码严重,让我们更有动力,更新更快,麻烦你动动小手退出阅读模式。谢谢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